| 网站首页 | 艺术新闻 | 画会动态 | 会员展厅 | 网上展厅 | 艺术专辑 | 画理画论 | 书画商城 | 书画论坛 | 留言簿 | 
您现在的位置: 北京湖社画会 >> 画会动态 >> 历史足迹 >> 文章正文 用户登录 新用户注册
[组图]收藏史话 琉璃厂成古斋纪事 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
收藏史话 琉璃厂成古斋纪事
作者:佚名 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点击数: 更新时间:2007-7-13 13:45:15

琉璃厂

金北楼义收孙成章

近几年,伴随着古玩收藏热,反映老北京古玩商业街琉璃厂的轶闻掌故很多,有些文章包括出的一些书,对老北京古玩行和琉璃厂介绍得比较客观,让人看了觉得大概齐是这么回事,但也有一些文章则属于道听途说,捕风捉影,说得离了谱儿。日前,记者采访了老琉璃厂成古斋的后人孙广安。孙先生对市面上流传的几本反映琉璃厂的书提
出了非议,尤其对介绍他们家老铺底子的不实文章感到不可理解。成古斋在老琉璃厂有一号,它的轶闻现在说起来对玩古玩的人还有借鉴意义,为了更正坊间一些书中的不实之处,还老铺的历史本来面目。记者跟孙先生深聊了几次。

老北京的古玩铺多以“斋”、“轩”为字号。当时老琉璃厂的古玩铺一家挨一家。成古斋开业于1933年。东家兼掌柜的是孙成章,也就是孙广安的父亲。这里需要说明,有些文章把东家和掌柜的混为一谈是不对的,东家指开买卖的投资人,也就是股东。掌柜的是看柜的,类似于现在的门市经理,这种称谓现已不用。有的店铺门脸小,掌柜的也是东家,有的店铺大,东家又不懂行,所以特聘内行来当掌柜的。二者有本质区别。孙成章,号震北。因为这个号起得有点大,震北嘛,那当儿犯忌,所以他一般不用。成章的老家是顺义牛栏山。父亲孙寄尘十几岁进城,在廊房头条的“三阳”金店学徒,出徒后看柜,40多岁去世,留下两儿子,老大焕章在密云开栈房。成章是老二。他从小聪明好学,父亲在金店认识一些社会名流,为了让他有出息,托人把他引荐给了金城。金城金北楼是著名画家。曾留学英国,是北派著名画社“湖社”的创始人,兼任古物陈列所的所长。当时是京城的大名家。金家住在东城钱粮胡同的一所大宅(现在的25号、27号院)。他有两个儿子,老大金潜庵,老二金啥际腔家。金城的妹妹金陶陶也是画家,画鱼有名。金陶陶就是京城大玩家王世襄的母亲。成章十几岁就跟金城学画山水,因父亲去世早,金城动了恻隐之心,把成章接到自己家里,跟他儿子同吃同住,视如己出。“湖社”汇集了一大批北方的著名画家,凡入“湖社”,名字最后一字都要叫湖。金城给成章取名叫成湖,后来他画画均以成湖题款署名。假如成章后来不改行,他也许会成为“湖社”的大画家,他的师弟陈少梅后来就成了名。但是一个机缘,改变了他的命运。

琉璃厂的变迁甚至是一种文化探讨

孙成章开办成古斋

金城是大画家,也是一位大玩家,所藏名人字画甚丰。上个世纪20年代初,金城出资在东琉璃厂开了一个古玩铺,字号叫“博韫斋”,门脸在当时的琉璃厂最大,匾是郑孝胥所题,聘请有名的鉴赏家杨伯衡当掌柜的。做买卖,先生(即账房先生,类似现在的会计兼出纳)必须是自己人,金城见成章少年老成
,本分又忠诚,权衡再三,让成章到博韫斋学徒兼管财务,当时成章才20出头。从此成章入了古玩行,便把画笔搁下了。进了博韫斋,成章先后跟两位师傅学古玩鉴定。一位是字画鉴定大师博韫斋掌柜的杨伯衡;一位是瓷器鉴赏名家萧虎臣。古玩行把买卖字画叫吃软片,把瓷器买卖叫吃硬片。一般学徒是学软不学硬或学硬不学软,二者不可兼得。成章因为有便利条件,把两样功夫都学到了手。管账之余,他也在柜上帮着杨伯衡掌眼。这时他已成家,住在南新华街“一得阁”旁边,后来搬到大安栏营29号院。1926年,金城出访日本回国,途径上海,染疾而逝,享年48年。英年早逝,令人惋惜,他死后,两个儿子分了家,一宅两院,并且从博韫斋抽走了股本,从此博韫斋开始走下坡路。1946年博韫斋关张,杨伯衡也回老家了。金城早逝,让成章悲痛不已,老铺的衰微又让他郁闷伤感,于是他动了“跳槽”的念头。此时他的翅膀已硬。1933年,成章离开博韫斋,另起炉灶,在东琉璃厂开了自己的古玩铺成古斋。成古斋的门脸不大,东边是庆云堂,西边是戴月轩。孙成章的好友著名书法家寿石工写的匾,后来商务印书馆的董事长孙壮又写了一块匾。孙壮是画猫有名的孙菊生的叔叔,因为有这层关系,孙菊生见了孙广安称他为小老弟。成古斋主要经营字画、瓷器。开张以后,生意挺好,因为手里有货。大部分货源是金家的。金城收藏的古玩多,大户人家船破有底,底破有帮。金家那哥俩儿不把成章当外人,出手好东西就信服他,所以好东西都到了成古斋。几年之后,成古斋在琉璃厂便有了知名度,成章也当上了北京古玩商业同会的理事。

英年早逝留下一个字号

解放后,孙成章曾任古玩行中苏友协会长,1950年,当时的文物局长王冶秋把章乃器介绍给孙成章。让孙替他掌眼。章酷爱收藏,成章替他买过一幅唐伯虎的老师周臣的人物大手卷。此画相当珍贵,后被章乃器捐给故宫。1951年抗美援朝时,孙成章与宝古斋经理、古玩商会会长邱震生一起组织琉璃厂的古玩铺搞义卖,成古斋卖了不少名画,其中有明代赵备的竹子条幅等。所得款项都捐给了国家。正当孙成章准备扩大成古斋的经营,在古玩行有所作为之时,天有不测风云,一场突发的伤寒把他撂倒,虽经孔伯华、萧龙友等名医的诊治,也没能保住他的生命。1952年,49岁的孙成章离开了人世。成章老实本分,在琉璃厂口碑极好。他旷达开朗,生前最喜欢唐伯虎的一首诗:“生在阳间有散场,死归地阴又何妨。阳世阴间俱相似,只当飘流在异乡。”这种视死如归的散淡心境,附合成章的性格。可是他匆匆忙忙地到“异乡”飘流去了,留下成古斋的铺子怎么办呢?当时成章的妻子瓮慧如刚48岁,3个儿子还没成年,谁来挑这个大梁?

古玩行第一位女经理

古玩行的同仁见成章去世,古玩铺没人经营,出于好心,劝瓮慧如把成古斋的匾摘了,铺子盘出去,落笔钱抚养儿子。有人急碴儿,知道成古斋的铺底子厚实,想从中说合帮着孙家找买主儿。谁也想不到,在这节骨眼上,瓮慧如的腰板挺得很直,她对儿子说成古斋的匾不能摘,没人干,我来当经理。众所周知由打有了古玩行,数百年间,还没出现过一位女经理。老事年间,妇女的社会地位很低,古玩行不允许女性介入。瓮慧如的这一举动,当时在京城的古玩行引起轰动。她不管别人怎么看,把营业执照改成了自己的名字,成古斋又恢复了营业。说起来也算破天荒,她成为古玩行有史以来第一位女经理。瓮慧如有些气魄,与她的个人经历有关。她老家顺义,是满族、在旗,属正蓝旗。父亲是位教私塾的先生。慧如六七岁的时候,村里有个姓瓮的本家给东城锣鼓巷八姑太家当管事。看她长得聪明伶俐,非常喜兴,便带她到八姑太家玩。这位八姑太是慈禧太后的侄女,桂祥的女儿,家里有钱,住着挺大的一个宅子,但是没儿没女。八姑太一见慧如,就喜欢上她了,非要收她为义女,慧如的父亲觉得跟八姑太攀亲,女儿吃不了亏,便答应了。从那儿以后,慧如就住在八姑太家了。八姑太对她像亲生女儿,视如掌上明珠,供她念书,学习书画,一直到她18岁跟孙成章结婚,她出阁不久,八姑太就去世了。慧如温柔贤惠,在八姑太身边长大,多少受些大宅门家风的熏陶,身上自有淑雅之气。跟成章结婚后,她一边操持家务,一边跟刘玉珊学画,刘是京城有名的女画家,齐白石的入室弟子。当然慧如跟成章在一起。耳濡目染,对古玩知识也多少懂一点,所以掌管古玩铺并不觉得手生。何况她还有3个儿子。当时孙广安14岁。他在家行三,从小喜欢古玩,父亲生前曾想重点培养他接班。广安平时少言寡语,但肚子里不空,有股子机灵劲儿。他一边上学,一边帮母亲照应铺子,为了提高自己的眼力,还拜了两位老师,一位叫辛衡山,一位叫李孟冬。辛是行商,也做古玩生意,但没门脸。他的眼力不错,当时跟刘九庵住西琉璃厂的万源夹道。李是二孟斋掌柜的,眼力也好,1954年,他曾花5块钱买了一幅明代八大家之一倪瓒的山水。此事轰动一时。广安从这两位老师那里学了不少本事。

(图3)

五块钱买了一幅卞文瑜的名画

古玩行历来讲究捡漏儿。这个词在老北京的行里也叫抄一号。瓮慧如从1952年当成古斋经理,一直到1958年公私合营。前后干了6年,这期间抄一号的事有那么几档子。值得一提的是花5块钱买了一幅卞文瑜的画儿。清朝的大学士李鸿藻是个大收藏家,他有两个儿子,一个叫李石曾,也好收藏,他有个侄子住在丞相胡
同(后改菜市口胡同,已拆)。这位李爷手里的古玩不少,想出手,让成古斋经理瓮慧如到家里收货。瓮和儿子广安来到他家,李爷藏的字画不少,但眼力却不灵。拿出来的都是大名家的画。要价跟市场上的差不多。瓮接手成古斋不久,手头紧,买不起这些名画。谈话中广安发现门后头挂着一幅卞文瑜的画,问李爷这画卖不卖。李爷摇了摇头说,这画我拿不出手,不卖。显然他把这画当成了假画。广安看了看款识,觉得对头,示意母亲把它买下来。瓮对李说这画瞅着不真,但挂在我的店里也算应个景儿。李犹豫了一下说,你们也别白来一趟,既然你们喜欢它,就把它摘走,多了不要,给5块钱吧,算我搭个人情。瓮慧如当即把钱给了他。把这幅拿回来,又找了几位名家过眼,都认为是卞文瑜的真迹,一问才花了5元钱,真是抄上了一号。此事轰动了琉璃厂。众人对瓮氏母子的眼力惊叹不已。卞文瑜是明末“画中九友”之一,他的画传世很少,后来这幅画被故宫出300元收购,现在还在故宫展览。300块钱一幅画在当时算高价,那会儿“四王”的画一张才150元到200元,齐白石的精品画不过100元。这件事让成古斋的女经理露了脸。

女经理的业绩不俗

瓮经营成古斋以诚待人,博得了许多文化名人的信任。罗隆基、常任侠、张奚若等都让瓮帮助掌眼买过字画。由于信誉好,这些名人买画手里一时没钱,从来不打借条。有个叫桃泽义美的日本老收藏家,到成古斋买字画。临近中午,他用手比划想吃饭。瓮让广安带他到附近找饭馆。当时北京的餐馆还不像观在这样到处都是。广安领着他找了两家,不是关门就是客满。最后又把他带回店里。瓮见状,把他带到家里,现擀的面条,又炒了两个菜,热情地款待了他。让这位日本收藏家大为感动。后来他跟瓮成了朋友,一到琉璃厂必到成古斋,而且还给成古斋带来许多日本客人。他们之间还有书信往来,直到桃泽义美去世。

1958年底,成古斋并入北京市文物商店。瓮慧如被分到宝古斋门市部当营业员,一直干到退休。老太太心胸开阔,每临大事有静气,“文革”时,红卫兵抄家,把孙成章收藏的大量字画和瓷器都毁了,但她处之泰然,后来落实政策,她也不去计较,活得恬淡从容,直到1990年去世,高寿85岁。

成古斋的后人

瓮慧如的3个儿子,都跟艺术有缘。老大孙广泰,五四一工厂的离休干部,书法家,是叶公绰的学生,当年《北京晚报》的许多栏头是他写的。他喜欢广东音乐,2000年去世,活了70岁。老二孙广和,邯郸机械厂技术人员,已退休,住在北京,今年71岁,酷爱电吉他,经常应邀演出。老三孙广安本来想入古玩行,公私合营后,琉璃厂的古玩铺前后脚都转为国有,他便一门心思读书,从北京六中考上北京师范学院中文系,毕业后分到北京70中(现北纬路中学)教书,现已退休。成古斋的后人中,只有孙广泰的二儿子孙鸣,现在荣宝斋当业务员,算是在古玩业后继有人。由于孙广安是在琉璃厂长大的,对古玩又懂眼,上个世纪80年代,被推选为宣武区文保协会的副秘书长。广安多才多艺,他是《北京晚报》五色土副刊的老作者,写了上百篇谈北京,介绍琉璃厂的短文。他又是广东音乐的爱好者,有人劝他恢复成古斋,他说奔70的人了,精力有限,要把余热放在振兴广东音乐上。这些年,他为广东音乐的传播四处奔走。不过,许多人知道他是成古斋的后人,眼力不错,常拿着收藏的古玩找他做鉴定。他呢,是来者不拒,分文不取,以此为乐事。他认为琉璃厂这条百年古玩街是北京的重要商脉和文脉,有许多东西还没挖掘出来,现在新出的一些关于琉璃厂的书和拍的电视剧,传奇色彩太多,有不少纰漏,许多事缺乏客观历史依据,有损这条老街的形象,有关部门应组织人力挖掘琉璃厂文化内涵,让人们重新认识这条老街和老北京的古玩行。

 

文章录入:admin    责任编辑:admin 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【字体: 】【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专 题 栏 目
    最 新 热 门
     湖社画会朝阳办公中心成立
     湖社画会大兴活动中心成立
     湖社画会值班制度工作规范
     纪念陈少梅先生诞辰100周年陈长智
     张飙书法歌颂祖国
     关于为湖社成员制定润格的通知
     青年画家李宜兰加入湖社
     全国政协领导收藏杜建斌作品
     公平合理地评估艺术家的艺术价值
     庆祝湖社画会诞生90周年举办理论
     王铁军书法欣赏
     魏延君的万福巨印落户清华大学
     崂山画派汪稼华赞崂山诗
     万里英:截取崂山一段景
     崂山画派宋学亮
     崂山画派王中强赞崂山
     唐愷担任湖社鉴定鉴赏委员会顾问
     汪稼华:崂山与崂山画派之由来
     刘金锡着力打造崂山画派
     赵明女士画事信息
    最 新 推 荐
     湖社画会朝阳办公中心成立
     湖社画会大兴活动中心成立
     庆祝湖社画会诞生90周年举办理论
     湖社画会举行“金城艺术奖”讨论
     八旬老画家王挥春教授挥豪颂神七
     湖社百名艺术家联谊庆国庆59周年
     湖社副秘书长周德利参加庆残奥书
     我会副秘书长周德利参加残奥圣火
     北京湖社画会慰问海军驻京部队
     北京湖社画会第二届会员代表大会
     “2007湖社画会名家作品展”圆满
     王挥春、陈友中秋座客搜狐访谈
     光标文史 薪火永传写在湖社画会八
     王挥春会长参加刘海粟夏伊乔书画
     湖社画会画廊落户天津
     北京湖社画会和首都书画家举行盛
    相 关 文 章
    今年 为什么纪念湖社?
    北京绘画团体最引人注目
    永远辉煌的"湖社"
    湖社画会的今与昔
    “牵手同心迎特奥”全国
    “2007湖社画会名家作品
    异彩同根——纪念湖社画
    湖社画会画廊落户天津
    湖社画会春节期间举办首
    北京湖社画会艺术家慰问
 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